纵波

 

忘了是小学还是中学,是地理课还是物理课,我学到了一个常识就是,如果你发现你们家地板在上下震动那恭喜你,震源离你很近了。

 

但是我可以确定的告诉你在大学我知道了另一个常识就是睡在下铺的人要是感觉到床在前后左右摇晃那一定不是地震了当然更不是上铺把姑娘带回宿舍了,那一切仅仅只不过是经历了无数代莘莘学子摧残后而又依然老而弥坚的双层床在有人翻身时反馈给你身体的一些横波而已。

 

不管上面那长长的无法换气的句子是否已经把你憋死,但我可以自豪的告诉你上周六发生在我屁股底下的李氏3.0级地震丝毫没有令我受到惊吓。原因很简单,在隆隆的地震声中我们家的狗依然保持着他那死尸一般的睡姿,看到它是如此的淡定自若那我自然也无法为自己找到任何惊慌的理由。

 

只是现在回想起来我会有些奇怪,为何我会觉得当时的地震有声音呢?真不知道是真有还是心理作用,也很有可能是家里哪个家居松了快散架了——正如我大学宿舍里那张奇迹般的双人床。

 

嗯?打错了,是双层床才对。不过也没错,床有两层的话,自然也能睡两个人。所以还是双人床。

 

忽然感觉自己写得上面那段东西有点儿像古龙,车轱辘话来回转着说,还偶尔会让人觉得有些幽默。当然您要没觉得幽默我也不怪您,因为只要我自己觉得幽默了就行了,而我,是人。

 

写车轱辘话的确是骗稿费的好办法,当然我没有任何指摘古龙先生骗稿费的意思。

 

上个月加班不少却没有任何加班费。原因是我这个月全都拿来调休了。而这个月加班更多却仍然没有加班费,原因是我这个月把上个月的加班时间都拿来调休了。调休多了的结果就是总工时少了,于是就成了不扣工资都是大幸了,加班费是肯定不敢奢望的了。

 

既然提到了无休止的请假就必须解释一下请假的原因。

 

那就是我要请假去换驾照。国内的B本儿害人啊!非要搞什么一年体检一次,害得我险些折在换驾照的第一步上。恨就恨干吗要弄B本儿!拿本儿这么些年除了在驾校开过大车,其他时候连面包车那么大的车都没碰到过。浪费啊。

 

不过这次好像又有些矫枉过正,因为我弄了个日本的AT本儿,以后所有手动档的车我都碰不了了……

 

不过再说吧,在日本要找辆手动档的车也还是有难度的,连出租车都全是自动档的,就算我混不下去了打劫出租也不会因为本儿不行而只能劫钱不能劫车——咱要遵纪守法不是!

 

嗯嗯嗯,别的不说了,本来想散布一些谬论的,但是心情不佳就懒得说了。

 

妈的陈水扁这个贱人非要去参拜什么靖国神社,真是不孝子,弃当年被日本人强奸的他的老妈于不顾,真以为他妈被日本人强奸了他也就是日本人了,可惜日本这边却认为当年强奸他妈的是条狗,日本人民只不过把他当一条狗来看待而已。可怜的扁扁就这样做了亡国奴,丧家犬,满世界的摇尾乞怜,可悲,可叹。

 

中国政府也够犯贱的,弄个奥运会还非要把火炬弄到台北去,摆明了要去放火嘛!扁扁怎么能同意!狂犬病的一大症状是怕水,另一大症状就是怕火。连这个常识都不懂,奥组委的人要回小学去重新上上课了。

 

骂完了,还是不爽。一把火烧了台湾岛。阿门。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