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似的小说看了不少,《上海宝贝》,《北京娃娃》……这次又不知道从哪儿听说了《糖》。

可是快进般看了前两章就扔进回收站了。

用左脚大拇指也能猜到的起因,经过,结果。

似乎一个女人想要写自己那点所谓的堕落,除了翻出通讯录把上面的人分为睡过的和没睡过的然后写出来,就没点别的手法了。

其实真正的堕落往往是和睡过觉的人数没关系的。

不过也是,可以作为隐私拿来吸引眼球的事儿,除了拉屎撒尿也就只剩下睡觉了。拉屎撒尿恐怕没什么人爱看,所以也就只好睡觉了。 其实我不该责怪那些阿姨,她们有权写,我更有权不看。没花一分钱看了还要骂,的确有些不仁义。

只是当某一类故事变得像平凡的生活一般的时候,故事本身也就失去了故事的意义。毕竟一天到晚听到看到的全是同一件事儿的时候,任何人都会有那么一点厌倦,更可气的是居然还有人兴师动众的写成书来出版,而有的人还傻了吧唧去下载了来看,那个人居然还是我。

所以,我也就难免会有无名火。

说起老掉牙的情节,还要说说刚看的那部电影,叫做《信箱》,号称可以让做过亏心事的人看得心惊胆战。但是不知道是我神经粗壮还是亏心事做得不够多,着实没有看出恐怖的地方来。

如果有人把吃喝拉撒写成故事而又缺乏独特的视角和文学修饰,那一定是在找骂。

最后点题一个字,俗。

One Response to “